重组年年有,今年特别多,特别多,特别多!
这话来形容2015年的汽车零部件行业,再贴切不过了。无论国际企业,还是国内企业,亦或国内外企业间,兼并重组案例层出不穷。我们粗略统计已有50起左右,而且很多发生在行业巨头之间,这是以往从未发生过的。比如,江森自控剥离汽车业务,采埃孚并购天合,中国化工收购倍耐力等等。
为什么2015年成了汽车零部件行业的重组年?笔者认为,有三大转折应该是导致重组案集中爆发的主要原因。有部电影叫《大转折》,描述的是解放战争时期,千里挺进大别山成就了共产党由战略防御到战略进攻的大转折。今天,也想用“大转折”来给当下汽车零部件行业的大重组,提供一个注脚。
首先是世界经济正在经历转型期。
近两年,以中国为代表的金砖国家经济踩刹车,世界经济引擎不再那么动力澎湃;欧洲债务危机阴云不散,经济进入衰退期;美国经济虽有复苏迹象,但回暖势头低于预期。世界经济越来越成为一个命运共同体,美联储宣布“加息”牵动了全世界的神经,中国央行“双降”也影响着各国股市。在这种背景下,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对中国以及全球汽车行业都产生负面影响,汽车零部件行业自然包含其中。经济低谷,穷则思变,并购重组正当其时。
今年,世界润滑油巨头壳牌在收购中国统一润滑油九年之后,正式将其持有75%的股份全部出售;美国汽车零部件巨头德尔福也将其上海合资公司50%的股份出让给中航机电。这表明,汽车零部件跨国公司在中国以及全球的扩张步伐将放缓,转折点已经出现。
其次是,汽车行业正在经历大调整。
世界汽车工业格局的变迁,2015年可以成为一个里程碑。放眼全球车坛,大众等欧洲车企代表传统汽车技术的最高水平;丰田等亚洲车企成为新能源汽车技术的领导者;而曾经的“美国三大”只能借助硅谷的互联网技术,在智能汽车领域寻找一下当老大的感觉。
当前,在传统汽车向新能源汽车转型的大趋势下,欧洲车企优势不在,即使没有“排放门”事件,德国大众也将走下神坛。新能源汽车才是当今车企的战略重心,处于整车上游的零部件企业更应抢先布局。于是,我们看到世界最大的汽车零部件公司博世,计划出售传统的起动机与发电机事业部,却收购了美国电池公司SEEO。中国传统电机巨头大洋电机,也在今年并购了以新能源业务为主的上海电驱动。
回到中国汽车行业,今年自主品牌整车发展势头向好,整体市场份额逐渐提高。但是,自主品牌乘用车的领军者,已经不是当年的奇瑞、吉利等先行者,而是长安、长城等新贵。大转折的势头同样明显。因此,奇瑞、吉利纷纷在今年剥离其变速器业务,既有传统的手动变速器,更有业内急需的自动变速器。而接盘者是来自传统商用车变速器领域的万里扬。
第三是,汽车零部件行业正在经历大转折。
经济下行,车市不景气,汽车零部件行业感受到的寒意最早、最深切。据《中国汽车报》统计,2015年上半年中国94家汽车零部件上市公司总销售额为2011亿元,同比增长4.59%;但是,总净利润为129.62亿元,同比下滑42.11%。利润近乎腰斩,竞争极端惨烈。
汽车行业转型调整,必然有一大批汽车零部件企业被淘汰出局,出售与并购成为行业热词。比如,利润较薄的汽车内外饰业务首当其冲,于是麦格纳将内饰业务出售给安通林;佛吉亚将外饰业务卖给彼欧公司。
当前,众多汽车零部件企业正在经历扩张与退守,前进与撤退,甚至生存与死亡的大考验。在这种大变革、大转折的形势下,汽车零部件行业兼并重组,格局重构的大戏,必然频繁上演。
笔者真心希望,我国汽车零部件企业在大重组、大转折的进程中成功转型,实现“逆袭”的企业,多些,再多些。

从去年开始,无论是国内市场还是全球市场,汽车零部件行业的兼并重组案例层出不穷。今年上半年,整个汽车零部件行业延续了这种趋势,既有如光洋股份5.5亿元收购天津天海同步器100%股权这样国内企业间的资源整合行为,也有如采埃孚完成收购天合这样国际零部件巨头间的并购,更有如中国化工橡胶高达70亿欧元收购倍耐力这样海外并购的大手笔。
当前,全球汽车零部件资源在买与卖中进行筛选整合,各细分行业竞争格局也因此而时时发生改变。分析今年上半年的案例不难发现,现阶段全球汽车零部件企业间的并购重组呈现出交易规模巨大、方式灵活、效率高、数量多、时间短等特点。
调整期已然到来
今年以来,全球涉及汽车零部件的案例非常多,接近40例。仔细梳理这些案例,记者发现,涉及到的汽车零部件既有发动机、变速器、汽车内外饰、汽车座椅、轮胎等传统零部件,也有芯片、传感器、电机、车载电子、主被动安全技术、驾驶辅助系统等新能源汽车和智能驾驶新技术、新产品,涵盖内容非常广泛。
并购行为如此之多,原因何在?从汽车及零部件行业发展特点来分析,原因主要有三:一是全球化配套的需要。当前汽车厂商都在降成本、提效率,自然不愿为不同的设计和模具而支付多余的费用,这就要求零部件企业必须具备全球供货能力。二是当前零部件企业正在由单一产品供应商转向系统集成供应商,这要求零部件供应商重新分工。三是新能源汽车、汽车电子、无人驾驶等新技术对创新的要求越来越高,通过并购获得新技术比自主研发更快捷。
此外,还有一些并购是资本运作的结果,这种现象主要存在于欧美等国外企业之间。对于汽车零部件行业目前这种形态,一位投资公司负责人曾告诉记者,在全球经济放缓、汽车产业需求不振的情况下,汽车零部件行业正进入调整期,企业间的并购重组是这一时期的主要特征,调整期过后,全球汽车零部件行业将形成新的格局。
国内企业并购以国企为主
在上半年的并购中,中国企业的并购行为虽数量不多,但却是值得关注的,发起并购行为的大多是国企。“大而不强”的问题一直困扰着中国汽车及零部件行业,对此,中国零部件企业正以实际行动来改变。从这些企业实施的并购行为可以看出,它们对国际化理解的加深、对企业专业化认知的加强,更可以感受到它们对学习、赶超国际先进水平的迫切愿望。联合研发、产业集成发展的种子已经在国内零部件企业中萌发。“提升品质、打造国际品牌”是国内汽车零部件企业在国内积极整合、海外并购重组的重要目标。除零部件企业自身需求外,经济环境和国家政策也是推动上半年并购重组行为频发的因素。春晖资本董事长汪大总前不久表示,去年以来,国家持续推进整合资本市场的简政放权措施,这对提高零部件企业并购重组效率有很大作用。
今年5月,国务院批准的《关于2015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意见的通知》提出要深化国企国资改革,制定中央企业结构调整与重组方案,形成国有资本流动重组、布局调整的有效平台。业内专家称,这将促进混合所有制发展,推动汽车行业国有资本与民营资本的快速整合,兼并、分立、剥离等各类重组动作的频率都会升高。
在多元化与专业化的选择中前进 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全球汽车零部件产业分工一直处在变动中,专业的零部件公司和综合性的零部件企业集团在“多元化与专业化”的选择中前进。
统计来看,全球汽车零部件企业间的并购重组存在一定共性,但在全球百强零部件企业参与的案例中,更多体现出对未来产业结构布局和可持续盈利的判断。
汽车零部件巨头并购重组的战略意义非常突出,如美国李尔公司通过收购扩张国际新市场座椅业务、采埃孚兼并天合组建全球零部件新巨头、恩智浦联手飞思卡尔打造半导体巨头、哈曼连续收购多家公司完善汽车业务、马勒全球收购剑指新技术等,这些都很大程度影响着未来全球零部件产业格局分布。
此外,在全球经济增速普遍放缓的情况下,多数国家和地区尤其是整车和零部件企业集中的新兴汽车市场,存在着产能闲置、资本浪费的现象,需要不同程度的整合调整。同时,新能源、主动安全以及智能化等新兴产业的培育与成长,也离不开企业之间的并购重组。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下,很多零部件企业希望通过并购重组掌握产业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