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8日至12月1日,我国许多省市遭遇严重雾霾,辽宁、河北、河南、北京、西安等省市都受到较大影响。一时间,各大网站、微博、朋友圈被雾霾刷屏,受雾霾影响的地区出现了口罩脱销、空气净化器购买热等现象。
西方谚语说“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同样,重度雾霾的形成亦是如此。每年秋末冬初,秸秆焚烧成为雾霾形成的重要因素之一。虽然各地明令禁止秸秆焚烧,但秸秆利用率低下,却导致焚烧秸秆的现象屡禁不止。
11月16日,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农业部、环境保护部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快推进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和禁烧工作的通知》。其中指出,“进一步推进秸秆燃料化和原料化利用,加快推进秸秆综合利用产业化”,以及“积极开展秸秆-沼气-沼肥还田等循环利用。力争到2020年,全国秸秆综合利用率达到85%以上;秸秆焚烧火点数或过火面积较2016年下降5%”。“倘若政府拿出发展纯电动汽车一半的精力解决秸秆焚烧问题,状况也绝不会如今日。”采访中,一位汽车行业专家这样表示。
记者了解到,以秸秆制备沼气,再提纯成为天然气成为燃料,是秸秆利用的一大途径。让商用车“吃”秸秆,或许可为提高秸秆利用率、减少环境污染贡献出自身力量。
商用车“吃”秸秆国外早有应用
斯堪尼亚在卡车、客车采用替代能源,尤其是生物燃料应用方面已有30年经验。斯堪尼亚中国执行董事何墨池向记者介绍说:“用秸秆以及其他有机废物制成沼气,再进一步提纯为天然气,作为卡车和客车的燃料,斯堪尼亚早已有应用。斯堪尼亚的最终目的是降低污染物与碳排放,所以斯堪尼亚会推动生物燃料的应用,主动联系制造生物燃料的公司,寻求合作,这其中也包括中国的生物燃料公司。”
据了解,瑞典拥有世界上数量最多的以沼气为燃料来源的重型车辆。以沼气为燃料来源的商用车,可满足欧Ⅵ排放标准,相比欧Ⅱ排放标准的传统燃料商用车,有害气体排放量可降低95%以上。
中国工程热物理学会副理事长、中国汽车工程学会理事姚春德也表示,用秸秆以及其他农作物剩余物制作沼气,再转化为商用车燃料,从技术角度来讲完全没有问题,且具有诸多优点。“焚烧秸秆不仅污染环境,而且浪费了许多有机质。如果把秸秆制成沼气,沼泥可以还田做肥料,沼气提纯为天然气供商用车使用,或者利用沼气发电,给电动车充电都是可以的。既有效利用了秸秆中的能量,又不会污染环境,一举两得。”姚春德告诉记者。
产业化之路难点突出
《通知》指出“坚持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基本国策,按照政府引导、市场运作、疏堵结合、以疏为主的原则,完善秸秆收储体系”。禁止焚烧秸秆是“堵”,推进秸秆综合利用产业化是“疏”,在秸秆制作商用车燃料这一链条上,有几个重要环节需要疏通。
首先,秸秆的收集就是一大难点。与西方国家大型农场制不同,我国的农业具有规模小、分散化的特点,因此机械化作业受到局限,秸秆收割、打捆设备不够普及。大部分情况下,粮食收获之后,秸秆还长在土壤里,如果农民一个个割断处理,费时又费力。“还有一点,秋收之后很快又要种冬小麦了,这中间的时间间隔非常短,如果不很快处理掉地里的秸秆,冬小麦就无法播种。所以农民更愿意烧秸秆,因为速度快。”姚春德说。
其次,成本投入是另一大难点。秸秆的体积大,需要卡车来运输,运输费是一大成本。用秸秆发酵制作沼气,需要建设合格的沼气池、铺设沼气输送管路、安装沼气池温控装置等,需要资金。沼气生成之后,由于沼气是含有多种气体的混合物质,要提纯为商用车燃料,还需要专门的设备,这也要成本投入。沼气提纯之后,还要压缩、运送到各个加气站,这个过程也需要资金。“现在秸秆的利用率很低,大部分还是被焚烧了。因为秸秆的收集、运输、再处理,整个过程成本太高。”中国汽车工业协会顾问杜芳慈对记者说,“如果收割机在收粮食的同时,也把秸秆处理一下,比如打捆、压实,运输也更便捷。这一系列的措施都得到完善,整个过程产业化,最后计算一下,用秸秆制造的商用车燃料的价格,并不比柴油贵,那就可以发展。”
秸秆燃料有优势希望国家重视
用秸秆制作商用车燃料有很多优势,许多业内专家都希望能充分利用好秸秆。姚春德对记者说:“我很希望国家支持秸秆做生物燃料,这是符合循环经济和可持续发展方针的。”姚春德表示,电动车自身虽没有排放问题,但是我国发电主要靠烧煤,烧的煤越多,排出碳氧化物也就越多,空气污染就越严重。而如果用秸秆制造商用车燃料,就能减少对煤炭的过度依赖。“把秸秆的综合利用像重视电动车那样重视起来,焚烧秸秆的问题就解决了,空气一定会有所改善。”姚春德说。
商用车行业专家杨再舜表示,电动车废旧电池的回收处理仍是一大问题。希望国家可以拿出一部分精力、一部分补贴来鼓励其他的生物燃料。杨再舜说:“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应将其他生物能源也纳入到补贴范围内。秸秆制成的沼气亦属于新能源,理应给予鼓励、补贴。”
陕汽全资子公司、西安兰德新能源汽车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王佳表示,把鼓励新能源汽车片面理解为鼓励电动车,无形中会压制了其他替代能源的发展。从市场角度来说,只要企业使用节能减排的燃料,就应享有国家补贴,这样既有利于替代能源发展,也有利于环境保护。如果国家鼓励用秸秆制造天然气,陕汽亦会积极采用这类生物燃料。王佳表示:“对于商用车企业来说,不管是传统石化天然气,还是用秸秆制成沼气再提纯生产的天然气,只要达到车用标准,就可以作为燃料来使用。”

11月28日至12月1日,我国许多省市遭遇严重雾霾,辽宁、河北、河南、北京、西安等省市都受到较大影响。一时间,各大网站、微博、朋友…

11月28日至12月1日,我国许多省市遭遇严重雾霾,辽宁、河北、河南、北京、西安等省市都受到较大影响。一时间,各大网站、微博、朋友圈被雾霾刷屏,受雾霾影响的地区出现了口罩脱销、空气净化器购买热等现象。

西方谚语说“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同样,重度雾霾的形成亦是如此。每年秋末冬初,秸秆焚烧成为雾霾形成的重要因素之一。虽然各地明令禁止秸秆焚烧,但秸秆利用率低下,却导致焚烧秸秆的现象屡禁不止。

11月16日,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农业部、环境保护部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快推进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和禁烧工作的通知》。其中指出,“进一步推进秸秆燃料化和原料化利用,加快推进秸秆综合利用产业化”,以及“积极开展秸秆-沼气-沼肥还田等循环利用。力争到2020年,全国秸秆综合利用率达到85%以上;秸秆焚烧火点数或过火面积较2016年下降5%”。

“倘若政府拿出发展纯电动汽车一半的精力解决秸秆焚烧问题,状况也绝不会如今日。”采访中,一位汽车行业专家这样表示。

记者了解到,以秸秆制备沼气,再提纯成为天然气成为燃料,是秸秆利用的一大途径。让商用车“吃”秸秆,或许可为提高秸秆利用率、减少环境污染贡献出自身力量。

■商用车“吃”秸秆 国外早有应用

斯堪尼亚在卡车、客车采用替代能源,尤其是生物燃料应用方面已有30年经验。斯堪尼亚中国执行董事何墨池向《中国汽车报》记者介绍说:“用秸秆以及其他有机废物制成沼气,再进一步提纯为天然气,作为卡车和客车的燃料,斯堪尼亚早已有应用。斯堪尼亚的最终目的是降低污染物与碳排放,所以斯堪尼亚会推动生物燃料的应用,主动联系制造生物燃料的公司,寻求合作,这其中也包括中国的生物燃料公司。”

据了解,瑞典拥有世界上数量最多的以沼气为燃料来源的重型车辆。以沼气为燃料来源的商用车,可满足欧Ⅵ排放标准,相比欧Ⅱ排放标准的传统燃料商用车,有害气体排放量可降低95%以上。

中国工程热物理学会副理事长、中国汽车工程学会理事姚春德也表示,用秸秆以及其他农作物剩余物制作沼气,再转化为商用车燃料,从技术角度来讲完全没有问题,且具有诸多优点。“焚烧秸秆不仅污染环境,而且浪费了许多有机质。如果把秸秆制成沼气,沼泥可以还田做肥料,沼气提纯为天然气供商用车使用,或者利用沼气发电,给电动车充电都是可以的。既有效利用了秸秆中的能量,又不会污染环境,一举两得。”姚春德告诉记者。

■产业化之路 难点突出

《通知》指出“坚持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基本国策,按照政府引导、市场运作、疏堵结合、以疏为主的原则,完善秸秆收储体系”。禁止焚烧秸秆是“堵”,
推进秸秆综合利用产业化是“疏”,在秸秆制作商用车燃料这一链条上,有几个重要环节需要疏通。

首先,秸秆的收集就是一大难点。与西方国家大型农场制不同,我国的农业具有规模小、分散化的特点,因此机械化作业受到局限,秸秆收割、打捆设备不够普及。大部分情况下,粮食收获之后,秸秆还长在土壤里,如果农民一个个割断处理,费时又费力。“还有一点,秋收之后很快又要种冬小麦了,这中间的时间间隔非常短,如果不很快处理掉地里的秸秆,冬小麦就无法播种。所以农民更愿意烧秸秆,因为速度快。”姚春德说。

其次,成本投入是另一大难点。秸秆的体积大,需要卡车来运输,运输费是一大成本。用秸秆发酵制作沼气,需要建设合格的沼气池、铺设沼气输送管路、安装沼气池温控装置等,需要资金。沼气生成之后,由于沼气是含有多种气体的混合物质,要提纯为商用车燃料,还需要专门的设备,这也要成本投入。沼气提纯之后,还要压缩、运送到各个加气站,这个过程也需要资金。

“现在秸秆的利用率很低,大部分还是被焚烧了。因为秸秆的收集、运输、再处理,整个过程成本太高。”中国汽车工业协会顾问杜芳慈对记者说,“如果收割机在收粮食的同时,也把秸秆处理一下,比如打捆、压实,运输也更便捷。这一系列的措施都得到完善,整个过程产业化,最后计算一下,用秸秆制造的商用车燃料的价格,并不比柴油贵,那就可以发展。”

■秸秆燃料有优势 希望国家重视

用秸秆制作商用车燃料有很多优势,许多业内专家都希望能充分利用好秸秆。姚春德对记者说:“我很希望国家支持秸秆做生物燃料,这是符合循环经济和可持续发展方针的。”姚春德表示,电动车自身虽没有排放问题,但是我国发电主要靠烧煤,烧的煤越多,排出碳氧化物也就越多,空气污染就越严重。而如果用秸秆制造商用车燃料,就能减少对煤炭的过度依赖。“把秸秆的综合利用像重视电动车那样重视起来,焚烧秸秆的问题就解决了,空气一定会有所改善。”姚春德说。

商用车行业专家杨再舜表示,电动车废旧电池的回收处理仍是一大问题。希望国家可以拿出一部分精力、一部分补贴来鼓励其他的生物燃料。杨再舜说:“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应将其他生物能源也纳入到补贴范围内。秸秆制成的沼气亦属于新能源,理应给予鼓励、补贴。”

陕汽全资子公司、西安兰德新能源汽车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王佳表示,把鼓励新能源汽车片面理解为鼓励电动车,无形中会压制了其他替代能源的发展。从市场角度来说,只要企业使用节能减排的燃料,就应享有国家补贴,这样既有利于替代能源发展,也有利于环境保护。如果国家鼓励用秸秆制造天然气,陕汽亦会积极采用这类生物燃料。王佳表示:“对于商用车企业来说,不管是传统石化天然气,还是用秸秆制成沼气再提纯生产的天然气,只要达到车用标准,就可以作为燃料来使用。

责任编辑:高晓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