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美国售后供应商协会发布2004年汽车后市场调查报告称:“2003年,美国出口480亿美元汽车零部件和进口740亿美元零部件的不平衡,已经使汽车零部件贸易逆差达到260亿美元。日本继续保持其在该贸易逆差中的最大受益国地位。”
美国进口的假冒零部件不断增加,加重了贸易逆差。美国汽车工业每年为此付出近30亿美元的代价,全世界汽车工业每年为之花费120亿美元。
新闻出处:汽配商务网

美国商务部2月7日公布的2016年贸易统计数据(通关)显示,商品贸易的出口总额为1.4546万亿美元,比上一年减少3%。受美元升值影响较严重,连续2年低于上一年业绩。不过,金融和IT(信息技术)等服务收支实现巨额顺差,服务贸易比商品贸易盈利的构图变得清晰。   
   
“美国的贸易谈判非常失败。与中国的贸易每年出现数千亿美元的损失,与日本、墨西哥以及其他很多国家之间的贸易都不均衡”,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就任前就非常重视美国的贸易逆差问题。  
   
2016年美国的商品贸易逆差为7343亿美元,比上年减少1.5%。16年因资源贬值,原油和燃料的进口额减少,对贸易逆差产生较大影响,不过与10年前的2006年相比,美国商品贸易收支在慢慢改善。  
   
尽管如此,特朗普仍然从正面将贸易视为需要解决的课题,这是因为出口停滞产生了巨大影响。工业机械等资本品的出口额比上年减少3.7%,汽车相关商品和普通消费品的出口额也都比上一年减少。总统大选后美元指数创下14年来的最高值等,货币升值进一步加剧,拉低了出口额。    
  
特朗普大力批判与日本之间的汽车贸易“不公平”。2016年乘用车、卡车和相关零部件从日本的进口额为547亿美元,比上年增长7%。虽然对日贸易逆差呈缩小趋势,但汽车领域依然存在500亿美元规模的巨额贸易逆差,在2月10日的日美首脑会谈上也可能被当成攻击对象。    
  
从美国的贸易对象国来看商品贸易逆差,中国占整体的47%,逆差额最大。中国在加入世贸组织(WTO)的2001年以后迅速增加了对美出口,2006年至2016年的10年里出口额增加一倍多。美国的对华贸易逆差在2006年为2341亿美元,到2016年也扩大到了3470亿美元。   
   
不过,美国的国际收支整体呈改善趋势。因为随着美国银行的复苏和苹果等IT企业的迅猛增长,金融和信息通信等服务收支的顺差不断扩大。2016年美国的服务收支实现了2478亿美元的巨额逆差。与2006年相比,规模扩大到了3倍多。     
 
因此,商品与服务加在一起的整体贸易逆差在2006年至2016年间缩小了34%。虽然服务在全球贸易中的占比只有2成左右,但美国从商品向服务推进了产业结构转型,服务占整体贸易的三分之一。     
 
对商品贸易逆差不满的特朗普总统提出了“美国第一主义”,正急于推进与日本等国的双边贸易谈判。不过,在金融和IT等服务领域,美国在国际市场上已经“遥遥领先”。   
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河浪武史 华盛顿

凤凰网汽车讯
据德国汽车周刊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威胁的对欧盟征收汽车进口惩罚性关税像乌云般笼罩着整个德国汽车行业。德系汽车制造商代表企业大众、戴姆勒和宝马都派出高管赴美谈判,希望能解决关税问题。但是并没有得到肯定的答复。企业代表呼吁政界出面洽谈此事。

图片 1

(图片:美国总统特朗普)

虽然大众集团掌门人赫伯特·迪斯,戴姆勒集团掌门人蔡澈博士以及宝马集团首席财务官组团赴美进行了关税问题的协商,甚至在白宫与美国总统特朗普进行了面对面的交谈。但美国方面始终没有松口。这种局面让德国的整个汽车工业用心忡忡。

巴伐利亚工业协会警告说,如果高达25%的惩罚性进口关税落地实施,这对于涉及到的企业是无法承受的。汽车制造商们将要承担高达每年五十亿欧元的关税支出,是目前关税负担的十倍。这个数据是巴伐利亚工业协会通过委托安永咨询做的调研报告得出的。目前美国向欧盟征收的汽车进口关税税率是2.5%。

“关税之争所有涉及方必须尽快坐在一起商谈此事,以尽快为我们的企业解除危机,”巴伐利亚工业协会主席贝德哈姆·布罗斯阿德先生对德国媒体说道。

虽然戴姆勒、大众和宝马都派出了集团高层赴美进行磋商,并和特朗普会晤,并且会晤后,几位高管都表示情况很乐观。但是美国方面没有任何表示不再推进惩罚性关税,即便几位高管都表示代表企业承诺在美国加大投资力度。

美国贸易部长威尔伯·罗斯甚至日前还重申了美国政府关于减少与德国在汽车和汽车零部件的贸易逆差的目标。美国总统特朗普认为美国在与欧洲的汽车贸易中处于不公平的地位。虽然在今年夏天他还向欧盟委员会承诺暂时不会加征关税。但是在美国最大的汽车制造商通用集团近日宣布关闭美国工厂并大幅裁员之后,特朗普旧事重提,表明要对国外进口的汽车提高关税至25%。

根据安永咨询的调研结果,如果惩罚性关税成为事实,那么将对德国经济带来巨大的伤害,比今年春季实施的对铝和钢的惩罚性关税带来的伤害还大得多。

虽然欧洲向美国出口金属的年度关税成本从2200万欧元增加到约4亿欧元。但从宏观上来看,对“整体经济”的伤害相对有限。

然而一旦美国政府对汽车和汽车零部件的进口关税提高到25%,情况会严重得多。2017年,汽车整车和零部件的出口占德国对美国出口总额的三分之一左右。如果关税提高到15%至25%,那么德国将要为整车出口此付出30至50亿欧元。相比于2017年德国汽车行业出口业务付出的5070万欧元关税,增加了十倍之多。此外,汽车零部件出口的关税也将提高到10亿欧元左右。这无疑将为德国汽车工业带来非常沉重的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