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约车是一种新生事物,其形态依然处在动态变化的过程中,相应的管理思维和方法无疑也需要不断创新。管得过严或过宽,都不是适应网约车这一新业态的正确姿态。
近期,泉州、兰州两城市率先主动修订当地网约车的有关管理规定,调整方向包括:减弱对网约车驾驶员的人身和户籍限制,降低对网约车车辆的价格和技术条件要求,取消对网约车车辆和驾驶员的接入限制,取消其他违背市场经济要求的不合理限制等。
另据《中国经济导报》报道,由于一些地方的网约车管理细则在车辆、驾驶员、平台公司等准入条件的限制上,涉嫌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涉嫌违反公平竞争审查制度,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已开展调查。
2016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以及交通运输部等七部委发布《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后,各地陆续制定和发布地方网约车管理实施细则。然而,对比国家出台的两份文件与各地实施细则,很多人发现,地方政府对网约车管理的规定普遍更加严苛。这一现象在舆论场上引发争议,围绕地方为保护既有利益格局而限制网约车发展的批评始终没有平息。
兰州出台的实施细则就曾被批评者们“炮轰”。作为第一个出台网约车实施方案的城市,兰州早先的实施细则被认为“违反了共享经济的所有原则”。兰州出台的限制网约车数量、车型和价格必须高于出租车、政府定价等规定,沿袭了对传统出租车的管理思路。而对网约车驾驶员需为本市户籍或者取得本市居住证明1年以上的要求,则把很大一部分网约车从业者拦在门槛之外。
对此,兰州进行了调查,今年9月,低调地出台了新的实施细则。车辆价格要求由14万元以上调整为“不低于主流巡游出租车的1.5倍”,对驾驶员也取消了取得本市居住证明“1年以上”的时间要求,只要取得本市居住证明即可。这样的修改,无疑放松了对网约车行业的束缚,符合共享经济的发展方向,进而极大地方便市民的日常出行。
一些城市修改网约车管理实施细则,取消或弱化了对网约车发展的不合理限制,社会舆论普遍持欢迎态度。但也要看到,很多城市依然存在类似规定,这并不符合市场经济的精神。在这样的背景下,国家发改委对地方网约车管理细则开展调查,尤其着眼于对“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的调查,可谓正当其时,为保障网约车行业的长远发展亮明了态度。
规则的效力在于实施。可以看到,尽管各地就网约车管理出台了整体上趋严的规则,但是这些规则并没有全部落到实处。一些不符合细则的网约车依然在路上跑,相关从业者虽然“提心吊胆”,但依然不得不为了生机打拼。假使管理部门加大对实施细则的执行力度,无疑需要大量行政资源,陷入“猫捉老鼠”式的消耗战。而很多严苛的细则,其实跟普通乘客更关心的安全问题并没有直接联系。
兰州在修改细则后对媒体表态,不排除继续进行修改的可能。网约车是一种新生事物,其形态依然处在动态变化的过程中,相应的管理思维和方法无疑也需要不断创新。管得过严或过宽,都不是适应网约车这一新业态的正确姿态。显然,如果在细则出台以后,忽视来自社会的反馈意见,忽视网约车的新发展和新变化,则暴露了缺乏实事求是精神的顽固思维。与相对稳定的法律不同,对网约车这样新兴业态的管理应随时做好调整的准备。
修改网约车管理实施细则,泉州和兰州可谓开了个好头,但这依然只是对此前不合理细则的纠偏。我们还要看到,泉州和兰州被修改的细则,在很多城市都不同程度地存在,相关城市是否要启动细则的修改,值得进一步关注。很多时候,很多行业的管理面貌呈现“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的怪圈,作为新经济的代表,网约车管理有必要规避这一怪圈。无论如何,更好地满足人民群众对出行的需要,是所有网约车管理实施细则应当遵循的最重要原则。

不久前,兰州市政府在网站上公布了修改后的《兰州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实施细则》,也放宽了网约车准入标准,旧细则要求车价为14万元以上,而新细则要求为主流出租车价格1.5倍。泉州市交通委9月
18日公布了《关于印发调整完善泉州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实施细则的通知》,在泉州市网约车准入车型等方面,降低了要求。据媒体报道,截至今年6月,至少有91个城市出台了网约车实施细则,但是没有看到一家行政机关主动说明是否进行了公平竞争审查。对比泉州、兰州市对网约车细则内容的调整和修改,可以发现,其所调整的内容主要是对上述违反公平审查的内容进行了“纠偏”。

图片 1图片 2

网约;细则;公平竞争;审查;管理;兰州市;泉州市;政策;纠偏;出租汽车

央广网北京11月18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自今年9月以来,包括福建泉州、甘肃兰州在内的多个城市,被曝出已松绑了网约车政策。近日,浙江杭州也针对《杭州市客运出租汽车管理条例》展开立法听证会,计划将网约车纳入客运出租车管理范畴的同时,对网约车的车辆标准、司机准入标准进行调整。曾被誉为史上最严网约车新政在各地落地后为什么会有调整?这些城市对新政的松绑又传递出哪些信号?

不久前,兰州市政府在网站上公布了修改后的《兰州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实施细则》,也放宽了网约车准入标准,旧细则要求车价为14万元以上,而新细则要求为主流出租车价格1.5倍。泉州市交通委9月18日公布了《关于印发调整完善泉州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实施细则的通知》,在泉州市网约车准入车型等方面,降低了要求。

去年7月,《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发布,同年11月1日起生效,中国率先承认网约车合法性。随后多地出台网约车管理细则,其中不乏对司机户籍、营运车辆标准的要求。新政实施后,在各地具体落实过程中,有的地方表示,市场变得更加规范,乘客和司机的关系也变得更加良性,但也有网约车司机反映,严苛的门槛导致生意做起来比过去难得多。杭州滴滴平台司机刘师傅说,在最近细则调整前,他已经有换工作的打算,“你要拿它的奖励,就星期六星期日做33单,累死你。”

兰州市网约车细则正式公布5个多月,泉州市的网约车实施不到1年,相继作出调整,这是不多见的。但从公共政策的角度而言,自我纠错机制也是现代公共决策的重要组成部分。更多城市的网约车管理进入“纠偏”模式,利于市民绿色出行。

上个月底,杭州网约车新政修订版进行了网上听证。和试行稿相比,修订版最大亮点是放宽驾驶员准入条件,以及对网约车运营要求适当放宽,将原定的车辆轴距、售价标准全部取消,让网约车与出租车“一视同仁”。浙江工业大学教授吴伟强认为,网约车正规化后,数量就变少了,早晚高峰时期整个城市运力不足,导致打车难。想根本解决,需要走出一条融合发展的道路,“门槛一抬高,就搞得数量实在太少,这样出租车就开始翘起尾巴来了。两者融合发展,才走出来这个方向。”

网约车市场的健康运行必然离不开政府部门的管理,这是地方政府的责任与义务。遗憾的是,地方城市对网约车的管理,出现了“一放就乱、一管就死”的两难局面,很多正式实施网约车管理的城市,却出现了网约车及网约车司机大量减少,无法满足市民出行的情况。网约车管理细则实施后出现的种种问题,并不是说网约车不该规制,而是其管理细则本身出现了“偏差”。

在此前的落地细则中,不仅是杭州市,泉州市、兰州市均设立过网约车的最低价格标准。兰州市修订后的网约车实施细则中,取消了网约车车辆轴距2700毫米以上的限制,对车辆价格由14万元以上调整为“不低于主流巡游出租车的1.5倍”,对驾驶员也取消了取得本市居住证明“1年以上”的时间要求,只要取得本市居住证明即可。

据媒体报道,截至今年6月,至少有91个城市出台了网约车实施细则,但是没有看到一家行政机关主动说明是否进行了公平竞争审查。而根据2016年6月出台的《国务院关于在市场体系建设中建立公平竞争审查制度的意见》规定,政策出台前必须进行公平竞争审查制度。

兰州市城市交通运输管理处处长张建彪表示,现在想取得网约车线下经营许可证不是难事,“程序非常清楚,首先他要取得线上这七个部门有关系的手续,比如工商注册、税务登记、通讯许可等。这些完了以后他由省级单位审批,取得以后由我们组织线下能力。如果所有条件达到了,来一家我们通过一家。”

为防止行政机关出台排除、限制竞争的政策措施,《意见》用列举的方式亮出了18项审查标准,被称为“18不准”,如,不得设置不合理和歧视性的准入和退出条件等。《意见》要求:“没有进行公平竞争审查的,不得出台。”也就是说,地方政府及部门出台类似于网约车细则这样的公共政策,进行公平竞争审查是必须要有的法定程序。

目前,兰州市已向首约科技有限公司兰州分公司、杭州优行科技有限公司兰州分公司、武汉斑马快跑科技有限公司兰州分公司以及甘肃雅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颁发了首批《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首约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周畅说,“现在先期我们在兰州市布局大概有150辆,后期根据兰州整个市场需求,下一步在兰州乃至甘肃加大投入力度。”

北京大学竞争法研究中心选取77个地级以上城市出台的网约车细则进行了分析,发现普遍存在违背“18不准”的条文,少则违背一两条,多则全部违背。换句话来说,至少有77个地级以上城市的网约车细则是在闯政策的红灯。

此前泉州实施的网约车细则要求车辆价格不得低于15万元,且高于巡游车主流车型平均市场价格的50%以上,也就是1.5倍。而此次调整后的新细则要求价格不低于同期主流巡游车价格的1.2倍即可。对比一下发现,车价15万元以上的字眼删除了,对车辆价格不再限制。滴滴司机严师傅、李师傅对记者说:“十万这个门槛应该差不多,越方便市民越好,我们是受益者。”

例如,地方实施细则中对车籍和驾驶员户籍的要求,限制了人员自由流动,形成了市场地区封锁;对轴距、排量、长宽高和车龄以及价格进行的限定,实质上是设置不合理和歧视性的准入条件。而这些,正是社会诟病网约车管理细则的最根本性原因。

另外,此前福建省相关细则要求网约车平台公司取得福建省交通部门颁发的线上服务能力证明,而此次调整后的新细则要求取得注册地省级交通主管部门颁发的线上服务能力证明就可以申请平台公司许可。

对比泉州、兰州市对网约车细则内容的调整和修改,可以发现,其所调整的内容主要是对上述违反公平审查的内容进行了“纠偏”。例如泉州、兰州的旧细则均对网约车辆要求极为严格,价格基本上在15万或以上,而此次降低到10万元左右。

目前泉州网约车驾驶员资格考试的通过率已经超过50%。对此,部分市民希望在这次细则调整后,能有更多合格的网约车和司机加入市场营运,完善竞争机制。市民乘客张先生说:“出租车稍微贵一点,滴滴车因为直接用支付宝。”市民乘客陈先生认为应该网约车比较方便,“直接叫过来,坐上去就走了。”

一般认为,公共政策过程主要包括政策制定、政策执行、政策评估、
政策终结、政策监督五个方面。也就是说,公共政策的“纠偏”是本身的需要。古罗马著名政治家西塞罗曾经说过,每个人都有错,但只有愚者才会执迷不悟。政府勇于纠正自己的错误无疑是一种政治美德,这远比不犯错误更弥足珍贵。

除此以外,各地调整后的细则还包括降低考试难度,减少行政重复审批、减少行政手段对市场干预等。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程会强表示,网约车本身是深化出租车行业改革的路径之一,因地制宜的政策调整,体现的是政府对新兴业态的开放、科学态度,并不是要放弃原有制度,更不是对原有制度的否定,而是一种完善。各地目前的试点是一个风向标式的开始,“希望各地对网约车改革先行先试,创造更好的经验,整个出租车行业的改革最终是以人为本,能够使更广大的乘客得到更好的服务,能够在全国得到更好的落实和实行。”(记者张棉棉
李佳 王妍 张子亚)

应该说,在网约车管理细则“纠偏”这一问题上,兰州、泉州已经为其他类似城市带了一个好头,希望更多的城市有“纠偏”的勇气,这不仅是网约车及其司机、行业之福,更是民众便利出行之福。

(盘和林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