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贷修路——收费还贷”模式之所以饱受诟病,在于将社会公众绑在一个遥遥无期的收费路径之上。随着公路建设模式的转变和公路运营管理的透明化改革,收费公路“任性”延期收费甚至无限期收费的“好日子”终将结束。

图片 1

广东省交通运输厅昨天再次发布的《2014年广东省收费公路统计公报》显示,2014年度广东省收费公路通行费总收入452
.3亿元,总支出448.4亿元,总计盈利3.9亿元。本月早些时候,广东省交通运输厅发布过一次去年的收费公路统计公报,当时的数据是,去年全省收费公路总收入452
.3亿元,总支出481.1亿元,总计亏损28.8亿元。前后相距不过20天时间,广东省的收费公路公报就实现了“扭亏为盈”,不免让人疑窦丛生。

中新网北京7月1日电
交通运输部6月30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全国收费公路亏损1571.1亿元。这一数字比2013年翻了约2.4倍。

对比先后发布的两份收费公路统计公报,总收入没有变化,总支出的其他各项数据没有大的变化,最大的变化发生在“运营管理支出”一项——第一份公报中的“运营管理支出”为106亿元,第二份公报中这个数字减为72.9元,第一份统计公报上的支出比第二份多了33亿元,去掉这个数字后,第二份统计公报就成功实现了总计3.9亿元的盈利。广东省交通运输厅相关负责人解释说,第一份公报的统计数据有误,以第二份发布的数据为准。一句语焉不详的解释,显然不能打消外界对统计公报数据“变脸”的疑虑。

而分省份看,中新网记者梳理发现,截至目前,除西藏、海南两省区没有收费公路外,其他29个省区市的2014年度收费公路统计公报均已出炉。数据显示,25个省份出现不同程度的亏损,仅安徽、广东、浙江、上海四地出现盈余。

上述第一份统计公报发布后,舆论对广东省收费公路去年亏损28.8亿元、平均每天亏损约789万元,也提出了尖锐的质疑,而且质疑主要集中在“运营管理支出”上。收费公路的运营管理支出是指公路管理和收费业务的费用支出,主要包括信息工程费、收费设施设备维护费、人员工资保险、上缴社会统筹、车辆修理燃料费、通讯服务费等,人员工资和“三公”经费也在此科目之内。质疑者认为,2013年广东省收费公路“运营管理支出”为51亿元,去年一下子增加55亿元,增幅超过100%,这无论如何都是很不正常的。而昨天公布的第二份统计公报,主要就是在“运营管理支出”上做了较大调整,一下子减少33亿元,一举实现“扭亏为盈”。这个颇让人意外的变化,与之前的舆论质疑之间,不知是纯属巧合呢,还是有着一定的因果关系?

29省份2014年收费公路收支数据。

从善意角度推测,广东省两份收费公路统计公报出现的亏盈之变,或许真是缘于“统计数据有误”,或许其背后并没有高深的玄机。这些年来,从全国范围内看,收费公路亏损几乎已成惯例,收费公路如果盈利,反倒可能是难得的特例。数据显示,2011年至2013年,全国收费公路亏损额分别为323亿元、566亿元、661亿元(2014年的数据尚未公布),亏损额逐年增大。目前除广东省外,上海、黑龙江、吉林、辽宁、山西等省市发布了2014年收费公路统计公报,其中上海市收费公路整体盈余1.76亿元,其他省市均为亏损。正如分析人士所言,亏损对收费公路其实是有利的,公路企业也乐于在年度公报上向公众“哭穷”,因为这样可以给他们延长收费时间、提高收费标准创造更多的理由。这种情况下,如果不是“统计数据有误”,那么对去年广东省收费公路统计公报的“扭亏为盈”,似乎就没有更合理的解释了。

25省份去年收费公路亏损

各地收费公路亏损也好,盈利也罢,目前都难以摆脱政府“借贷修路——收费还贷”的传统模式,这一模式之所以饱受诟病,就在于一些地方大大突破了“还贷”的目的,而将社会公众绑在一个遥遥无期的收费路径之上。据报道,《收费公路管理条例》修正案即将重新公开征求意见,该条例将出现重大调整,将现行收取通行费的“政府还贷公路”模式,转为政府发债修路的“政府债务性公路”模式。这意味着国家将收紧地方筹集公路建设资金的渠道,遏制地方政府的修路冲动,控制地方的债务风险。人们期待着,随着公路建设模式的转变和公路运营管理的透明化改革,收费公路“任性”延期收费甚至无限期收费的“好日子”早日终结。

交通运输部6月30日发布的《2014年全国收费公路统计公报》显示,2014年度,全国收费公路通行费收入为3916.0亿元,支出总额为5487.1亿元,收支平衡结果为负1571.1亿元,即收支缺口为1571.1亿元。

但是,上述公报并未透露各地收费公路的具体收支情况。中新网记者梳理发现,截至目前,除西藏、海南两省区没有收费公路外,其他29个省区市都已公布了本省份的2014年度收费公路统计公报。

数据显示,在29个省份中,北京、陕西、山东等多达25个省份收费公路收支平衡结果为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收支缺口。

其中,亏损最多的为陕西省,其次是山东、福建。根据当地发布的公报,2014年度陕西省收费公路通行费收入为182.45亿元,支出总额为555.30亿元,亏损多达372.85亿元;山东亏损了159亿元,福建亏损了150.1亿元。

亏损最少的为江苏省,其2014年收费公路收支缺口约0.55亿元。而作为首都的北京,其收支缺口为80.6亿元,亏损程度在29个省份中排名第七。

仅4省份收费公路盈利

在29个省份中,仅安徽、广东、浙江、上海这四地去年的收费公路出现收支结余。

其中,安徽盈利最多,收支结余达25.7亿元;广东盈利3.9亿元,浙江盈利2.6亿元,上海盈利1.76亿元。

有意思的是,广东省原来并不在盈利的阵容当中。根据广东省交通运输厅6月12日发布的公报显示,去年全省收费公路总收入452
.3亿元,总支出481.1亿元,总计亏损28.8亿元。

但剧情不久发生反转。广东省6月29日再次发布的公报显示,2014年度广东省收费公路通行费总收入452
.3亿元,总支出448.4亿元,总计盈利3.9亿元。

由于总支出数据的减少,在短短不到20天时间,广东省的收费公路公报实现了扭亏为盈,这也引发了舆论的关注。对此,相关负责人解释,此前统计数据有误,以本次发布数据为准。

为何边收费边亏损?

中新网记者注意到,与2013年全国收费公路亏损661亿元相比,2014年亏损(1571.1亿元)翻了约2.4倍;同时,截至2014年底,全国收费公路债务余额为38451.4亿元,这一数字相比2013年底的34308亿元也有大幅上涨。

一边是收费公路亏损和债务不断扩大,一边是民众的疑惑和不解与日俱增。不少网友提出,为何收费并不便宜,还依然亏损?钱去哪里了?

中国道路运输协会秘书长王丽梅对中新网记者分析,前些年进行大规模高速公路建设,债务规模不断增加,现在到了还债高峰期,每年还本付息支出压力比较大,从而导致每年亏损的扩大。

根据公报数据计算,去年全国收费公路还本付息支出(4207.7亿元)占当年车辆通行费收入(3916亿元)的107.4%。这相当于每收取10元的通行费,就有10.74元用于偿还银行的本金和利息。

交通运输部公路局副局长王太6月30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随着中国高速公路建设逐步向西部地区、大山区沿伸,桥梁隧道比不断增大,加之征地拆迁费用、原材料和人工成本快速上涨,高速公路建设成本还在不断升高。此外,收费标准基本都维持在十几年前的水平,通行费收入无法完全满足支出,需要举借新债务进行弥补,也是债务规模不断扩大的原因。

我国公路正处在集中建设、加速成网的关键阶段,收费公路收支缺口的状况还会存在一段时间。王太表示,从长远看,待大规模建设高峰过去,建设规模会降下来,路网处于稳定完善,每年增加的债务也会随之降低,通行费收入会随着交通量的增长而增加,收费公路的偿债能力不断增强,届时债务规模会逐步下降,收支趋于平衡,直至偿还全部债务。

收费公路改革走向何方?

面对巨大的债务和资金缺口压力,未来的高速公路的改革将走向何方?不少人认为,应该取消收费政策,这又是否可行?

取消收费政策或停止公路收费,并不会使收支缺口消失,相反可能还会使支出缺口成倍扩大。交通运输部公路科学研究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虞明远表示,因为现有收费公路的大部分支出都是刚性的,债要还,路要养,还本付息和养护管理的支出需求仍然存在。

虞明远认为,未来一段时间,公路基础设施建设仍处于集中建设、加快成网的关键阶段,公路建设任务依然繁重,资金需求规模依然庞大。仅仅依靠公共财政显然难以满足这样庞大的资金需求,继续坚持收费公路政策既是客观需要,也是现实之举。

事实上,对于收费公路的改革思路,今年年初出台的《关于全面深化交通运输改革的意见》就提出,要按照使用者付费、债务风险可控等原则,完善收费公路发展机制。制定收费公路改革方案,加快推进《收费公路管理条例》修订。改革收费公路通行费率形成机制,实现通行费率与营运服务水平等挂钩。

王太透露,交通运输部会同国务院有关部门,按照用路者付费,鼓励社会资本投资,政府性债务风险可控、加强政府监管和信息公开的基本原则,对《收费公路管理条例》进行了修订。目前对征求意见稿作进一步修改和完善,不久就会向社会公众公开征求意见。

王丽梅认为,当前民众诉求已经从走得了向走得好升级,社会也迫切需求降低流通成本,公路的收费标准、收费期限要合理设置,收费用途等也均应明确公示,做到合理、公开、透明。

王丽梅建议,高速公路建设要引入社会资本,通过市场竞争,严控公路建设成本。同时,应推广电子不停车收费,提高通行效率,降低养护运营成本。此外,还要大力提升管理、服务水平,避免高速公路不高速现象,才能逐渐减少民众对收费公路的质疑。(记者
李金磊)